有态度的新闻门户

爆红六小龄童:黑我适可而止

2019-04-09 06:17
TAG:

  因为在西游记杨洁导演葬礼上推广自己的“新西游记”,六小龄童的这套话术被迅速抽离、概括、升华,进而演变成“万物皆可六”的“文体两开花”。

  “六学”的潮水向前推,而站在风口浪尖的“六老师”本人,终于出面接受《贵圈》的采访,对近期的事件一一作出回应。

  章老师表示,自己无偿给吴承恩纪念馆捐了很多东西,坚持了这么多年,还获得了吉尼斯世界纪录“《西游》藏品收藏最多的人”。

  “一个人一生做好做精一件事就非常了不起,我给自己定的就是前半生传承我们国粹的猴戏艺术,下半生希望讲好中国的西游故事。”

  大家最关心的“下半年中美合拍.......”这事儿到底有没有,靠不靠谱,章老师也一并做了说明:

  从2015年正式签约到现在一直在积极制作,两度赴美进行高科技扫描,但是资方有规定什么故事不能说。

  “现在有幕后问题,大家要适可而止。并不是普通一个人对我提质疑了,已经形成一个非常不好的小组织了...”

  “我希望《西游记》是百花齐放,我们不反对做一些改编出新创新,但是要有道德底线,这个底线不是我定,是我们老百姓定。”

  当一个人,因为某件事成为网红,并最终异化为一种文化,或者一个符号的时候,最好的应对方法不是说“你们都在搞我”,这样只会更加招人反感。

  唱功和舞蹈都基本不合格的杨超越,喊出那句“我是全村的希望”之后,有多少人说她真性情,就有多少人说她在卖惨。

  超越妹妹接受了这个人设,继续走着“傻白甜”路线,成为火箭少女的流量担当、全网转发的幸运锦鲤。

  还有在大明湖畔卖挖掘机,啊不对,给挖掘机课程招生的“厚颜无耻”唐国强老师,在各种节目上拿自己开涮。

  虽然“六学”是从章金莱老师本人的黑历史开始,但发展到后来已经成了网友玩梗的网络狂欢。这时候的“六学”已经脱离了本身的嘲讽意味,而是一种潮流。

  本来大家在开开心心地玩梗,章老师您忽然板着脸说“谁都不许黑我,谁黑我我跟谁急”,估摸着也没人能听得进去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