有态度的新闻门户

作品公示丨上海老式里弄试点“抽户”改造(电

2019-10-20 17:16
TAG:

  在“留改拆”并举推进旧区改造的原则下,既要保护传承好历史文脉和城市肌理,又要千方百计改善市民群众居住条件,这给城市更新提出了新命题。有着成片历史风貌保护区的黄浦,今年初开始在居住密集的老式里弄试点“抽户”改造,能否顺利实施呢?一起来看报道。

  周一下午,承兴居委会热闹非常,居民们济济一堂。街道、区房地部门、设计院等负责人在这里召开说明会,向120多户居民发布承兴里“抽户”改建工作的最新进展。

  (任伟峰南京东路街道办事处主任:现在32户居民已经同意抽户,释放出一定的面积用于我们厨卫独用的改造。)

  位于黄河路的承兴里,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是砖木混合结构的石库门里弄。老房历经沧桑斑驳不堪,居住条件也很局促。2000多平方米的空间里分布着157户居民和7家单位,单户人家面积大的不过十来平方米,最小的只有4平方米,大家至今还过着拎马桶,在公共厨房烧菜的日子。

  (罗淑娟居民:我们讲话的声音楼下也听得到,楼上讲话的声音我们也能听到,另外最要紧的是我们两个老年人要跑上跑下烧的,因为公用的厨房在楼下的。)

  2016年,承兴里被划定为历史文化风貌保护街坊,确定必须保留保护,同时群众居住条件也必须要改善。

  (张晓杰南京东路街道办事处副主任:为每一户居民家里,我们要增加一个独立成套的卫生设施和厨房设施,这样每家人家可以增加3.5平方米,但是这个3.5平方米从什么地方来呢?)

  (杨连娣黄浦区住房保障房屋管理局副局长:通过抽户的方式,一部分居民抽离,他们空出来的房屋的面积,我们会通过综合的设计调整,然后分摊到留下来的居民的受益中。)

  在居住密度如此高的老式里弄实施“抽户”改造,这在上海并没有先例。经测算,要让家家户户能拥有独立厨卫,至少需要腾出650平方米空间。将旧里中的7家单位全部搬离,大约能腾出350平方米,余下300多平(方)米就需要抽离约28户居民,对他们实施货币补偿。那么谁走、谁留,该如何选呢?

  (殷佳慧承兴里综合改造项目设计师:单独的北侧的房间小于11平米左右的,这些人家作为抽户的居民名单比较容易说得通,因为它部位比较小也比较差。)

  (杨连娣黄浦区住房保障房屋管理局副局长:第二个是(房屋)原始的部位里本身就是公共部位的,另外我们的厨房要有一些面向外部空间的通风,所以根据我们的设计,这部分居民如果不抽走的话是没办法完成我们的改造的。)

  (王新宇承兴里综合改造项目基地经理:就是说以后你们烧菜就在房间里,自己的卫生间厨房都在自己房间里。)

  罗阿姨夫妇居住在十来平米的二层楼,烧个菜都要楼上楼下跑,听到“抽户”改建计划,罗阿姨很动心。

  走的人能拿到货币补贴,留下的能有独立厨卫,“同等受益”原则下,大多居民都对“抽户”改造表示认同,再加上一些居住面积特别小的家庭和早就搬出去住的住户都有被“抽户”的意愿,于是,很快,一份涉及45户的优先考虑对象名单出炉了。

  优先“抽户”名单的出炉,只是改造长路的第一步。就跟此前多年的征收工作一样,当工作人员拿着名单,挨家挨户上门落实的时候,不少居民又会对着补偿方案,纠结、犹豫、反复。而只要一户“抽户”人家不同意,就可能导致整个门洞的改造方案全盘推翻,这到底该怎么办?明天的节目我们将继续关注。

  地处闹市中心黄河路的承兴里,建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,因为整体肌理完整有序,这个石库门里弄被划定为历史风貌保护街坊。然而,同样是在这里,居民们却依然过着拎马桶、合用煤卫的生活。如何在改善居民生活条件的同时,最大限度留住石库门风貌?2018年,从盛夏到深秋,我们来到这里,记录下了这个老城厢里的“抽户”留改试点项目从征询到生效的全过程。

  这条70公分宽的走道通向张阿姨与五户邻居共用的水斗和灶间。“缝缝补补”的底层客堂13.6个平方,蜗居着张阿姨夫妇、儿子和98岁的婆婆四口人。

  8月27日,32户居民签字同意“抽户”,腾出的空间,为留下的每户在保留实际租赁面积的基础上,另外打造3.4平方米独立厨卫,同时加固房屋、加宽楼道、恢复晒台等公共空间。9月1日起,改造方案开始征询,设计师经过二十几轮修改,最终为留下的118户居民度身定制了118个方案,其中置换门洞的比例高达78%。

  (张天然承兴里居民:你不给我通风那我也不要改建,你看我们家,我哪一天不开后门(通风)的?没有的呀。)

  原来,张阿姨家目前的设计方案,虽然满足了厨卫成套,但房子却成了“闷罐”。过堂会上,房管、设计、工程单位负责人一起,为了打破张阿姨家的“闷罐”开启了头脑风暴。

  (陈中伟上海建筑装饰(集团)设计有限公司总经理:现在我们把主要矛盾解决,主要矛盾就是他们没有风。)

  33个门洞、118户,敲开每一扇大门,就必须去应对各种复杂、不同的诉求。没有标准模式,所有的依据,唯有墙上公开的这张操作口径。不过口径再细化,待到用时方恨少。

  王阿姨承租了承兴里二层的一间5平方米的后楼,不过她拿着1991年的这张住宅建设债券认购单,认定27年前增配时就少给了他们家一间房。

  不解决历史遗留问题、不解决居住困难、不解决家庭矛盾,是项目启动之初,经办部门定下的“三不”规矩。可在实际工作中,不打开居民的心结,工作就无法推进。工作人员专门跑去认购单上的另一地址确认,并没有找到王阿姨说的另外一处房间。

  考虑到王阿姨家的特殊情况,工作组拟计划在余下来的“抽户”面积内,另觅一间房型相当、略为宽敞的改造部位,王阿姨则必须依据基地口径补齐面积差价。这一方案能否落地,必须经过由区房管局、街道、黄浦置地组成的评议小组讨论通过。

  石库门的“抽户”改造,此前在上海并没有先例,也没有经验可遵循。100多户居民、100多个方案,家家户户都要靠工作人员逐一去解释、沟通、谈判。如何平衡各方利益,是摆在政府面前的难题,也考验着城市更新中最本质的人文关怀。签下回搬的居民们,能顺利全部搬离吗?明天的节目我们将继续关注。

  抽走逼仄,释放空间,改善生活。承兴里的这次“抽户改造”项目,牵一发而动全身,需要得到所有居民认可才能进行实施。如果最终签约情况没有满足改造方案所需的条件,综合改造也将就此终止。因此,如何做通“人”的工作,就成了摆在项目经办员们面前最大的考验。

  杨宝荣又一次坐到了老程面前。65岁的老程在102号承租了两个部位,“抽户”征询的时候,7.6平方(米)的晒台被列入待“抽”名单,老程没多犹豫就签了约。可没想到,当征询改造方案时,他的态度却来了个180度大转弯。

  (老程承兴里居民:我在这个黑暗的角落睡了30年,男人最好的时光我就在这个角落里度过的,我跟你的矛盾就是为了我这张床的面积。)

  承兴里的三层阁大多是斜顶构造,在原始房卡中,只把1.2米以上的区域计入承租面积。而老程的床塞入在1.2米以下的这个角落里,也就是说,回搬后这里并不算入返还面积。

  (实况:杨宝荣承兴里项目经办人员:(如果)150家人家是因为你而不改的话,你要遗憾一辈子的。)

  杨宝荣的小外孙女快7个月了。可这段时间来,基地“五加二,白加黑”的忙碌,让杨宝荣只能隔着屏幕有限享受天伦之乐。

  (彭伟承兴里项目负责人:帮你在三米六下面的地方(搭阁楼),(搭)在下面哪个高度由居民自己定。)

  2018年,“抽户改造”让黄浦区承兴里的150户居民告别陋居,告别“手拎马桶”,但对杨宝荣们来说,工作还没有结束。

  (杨宝荣承兴里项目经办人员:以往我们做的工作搬出去就好了,这个还要回来,居民总归还是要来找你的。)

  到2020年,上海将完成老旧住房综合改造3000万平方米,聚焦居民卫生设施短缺和老旧住房加装电梯等“急难愁”问题,还有更多的基地会需要杨宝荣们的默默付出。

  居民们全部完成搬离后,承兴里的改造工程也将随之启动,它所探索的“抽户改造”方式,也将为今后风貌老建筑以“留改”为主的保留保护模式提供宝贵的经验。注重以人为本、品质提升、历史继承的“城市更新”,正带动着这座全球都市实现“逆生长”,而让百姓安居也将成为这座城市最动人的风貌与气质。